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新疆花卉 >> 正文

【柳岸】烟民老三(小说)

日期:2022-4-3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老三的爱好不多:一是抽烟,很凶,烧窑似的,鼻孔中整天浓烟滚滚;二是哄姑娘谈恋爱,由于老三满口黄牙,一身烟臭,加之技术粗糙,手段一般,至今革命尚未成功。好在老三韧性不错,深谙屡败屡战真谛,哄跑一个,择人又哄,直哄得天地苍茫,杳无一女。

如果说老三的哄女技术是自学,烟瘾却源于祖传。他父亲不吸烟,但他爷爷吸,由于瘾大,人称“窑爷”。窑爷年轻时参过军,是国军的上尉连长,吸上了雪茄。四九后雪茄不吸了,想吸也没地儿买,改吸潮烟,用烟管儿吸,走哪腰上都别着一支“枪”,哪怕是老虎追到脚后跟,瘾头儿来时,掏出火柴,嗤声点燃,按在烟管上,吧吧啄上几口再说。据传他老婆去掐莲蓬,不慎落水,大呼救命。“窑爷”正吸烟呢,见了也不慌张,连咂几口,吸光了潮烟,拿烟锅在鞋底笃笃一敲,敲出烟渣,这才“扑通”跳下水,老鹰捉小鸡似的,把老三奶奶水淋淋拎出水面。

“窑爷”自己是三好生,烟酒茶无一不精,却严禁他儿子喝酒吸烟,见了就打。奇怪的是对老三却很怂恿。“窑爷”一喝酒,必抱老三于膝,筷子头蘸酒,抹他嘴里,辣的老三呲牙咧嘴,哇哇大哭,“窑爷”非但不哄,还一巴掌扇在屁股蛋上,骂老三娘们叽叽,不像爷们。抽烟时,递烟嘴让老三咂,老三嘴小,烟嘴儿大,老三很努力咂,小猪咂猪奶似的,咂得吧吧响,细细的烟从细细的鼻孔中窜出来,看得家人心惊胆颤。“窑爷”见了,却哈哈大笑,夸孙子不是废料,长大可以做军师。老三奶奶说我们做将军。“窑爷”一瞪眼说:“做将军要能喝酒,酒是胆,是火,这小子只会抽烟不会喝酒,缺了胆火,做格屁将军,做做狗头军师差不多。”

“窑爷”的一番苦心没白费,长大后的老三果然痴迷吸烟,饭可以不吃,烟却不可不吸。可惜是没当上军师,连兵都当不上,不是肺部有阴影就是成份欠佳被刷。老三也不在意,心思全在那支细白的卷烟上,给人帮工,不管饭可以,不给包烟就甩脸子。

老三吸烟很有自己风格,人家是吸一支隔会儿才抽下一支,老三是一支连着一支,连轴转,前支未尽,后续的早握在手中,手指甲上笃笃一顿,将烟丝儿墩墩实,空出一地,将残部尾巴拧螺丝样旋进新烟,战火又燃。一般人吸是边吸边吐,老三不是,他吸烟是真吸,吸一大口,紧抿嘴唇,将烟囫囵咽进肚去,眼睛闭紧,有点痛苦样子,鼻孔向上一仰,一股粗急的烟柱骤然喷出,火车龙头似的,烟柱喷出咫尺,其势欲竭间,老三张嘴一吸,烟柱回首,复入口腔,不浪费一丝一毫,简直有点惨无人道。回炉后,这才放过这道烟,缓缓从唇间哈出圈圈,一漾一漾弥漫开去,老三这才睁开眼睛,两眼电筒似的亮出光柱,精神十足。有人问老三一天吸几支,老三仄着头,厚唇抖抖的计数,大约算乱了,笑一笑说:“抽几支不知道,但火柴是一根。”众人骂他乱说。后来细细一想,他确是燃一支火柴足矣。从起床至上床睡觉,他手中的烟不会熄灭,一旦断了烟,那是如刨他祖坟般的大事。有一次,他上山扛树,两人一头,“杭唷杭唷”往回抬,抬到半路,老三唇上之烟即将“光荣”,竟缩肩弯腰去扯草茎,搭档肩上顿觉沉重,两股战战,几欲扑地,大惊。好在这时老三立肩顶上,方才逃过一劫。

过后搭档骂他,要知道,扛树一旦有人跌倒是要出人命的,倒地者很容易砸死,同扛者也要被树震坏内脏。问他要紧关头弯腰干啥,是不是去捡钱?老三说不是,是扯草。搭档不解。老三从地上扯茎茅草,缠在烟屁股上,稍稍续长一点,然后支起肩,深吸一口,将香烟残部吸了个干干净净,得意说:“这叫节约。”

自此,老三江湖地位确立,他爷是“窑爷”,老三逊两辈,晋封“窑大”。无论认识不认识的,见了老三,都会敬上棵烟,道声敬仰,似乎见到能吸烟的他很光荣似的。老三也不客气,来烟不拒。他对带过滤嘴的兴趣不大,接了也会掐去吸,外人不明白,说过滤嘴能滤毒素,干嘛摘去。老三白一眼,“这叫穿着衣服洗澡,能洗痛快吗?”老三心情好时,还会表演吐烟圈,一口能吐出五六十只烟圈儿。可惜其时吉尼斯记录尚未东进,否则真有可能为国争光。

老三有烟吸有饭吃,三羊开泰,诸事顺利,日子过得很逍遥。但他父母却急了,眼看老三二十有九,一只脚跨进了而立之年,婚事却没有着落。姑娘看了一个排,老三妈抠抠索索积攒下的一筐鸡蛋,一碗一碗打成糖鸡蛋端出去,现在已所存无几啦!还没有姑娘点头同意的。后来一打听,方知是吸烟闹的疫。姑娘们口径大同小异:人倒马马虎虎过得去,要嫁也可以,但得戒烟。老三一听,跳蚤似蹦一蹦,嚷:“头可断,血可流,要我戒烟做不到。”

后来经人介绍,找到个不讨厌抽烟的,老三看后,不大中意,姑娘长得实在出类拔萃,不仅屁股如磨盘,腿似象足,一对“车头灯”,探照灯似悬在空中,而且身码比自个大了一倍还有找零。老三摸摸自己细腿,倒吸了口冷气。可一想人家好歹是个女的,最要紧的,还不讨厌吸烟,自己的境况,仿佛已无资格挑剔,便同意了。既然是谈恋爱,就得像谈恋爱的样子,那时节目少,无非是爬山玩水压马路,最浪漫的就是吃顿晚餐,看场电影,女孩子情到浓时,头就斜到男主肩上去。老三没被女孩子斜过头,想想都热血沸腾,就约了姑娘去吃饭,饭后看电影。

姑娘精心打扮了,穿一身薄如蝉翼的真丝紧身裙,粉色的内衣隐约可见,武装带勒进肉中,肥膘便一圈圈外溢,远远望去,如一枚五花大绑的肉粽,波涛汹涌而来。老三很开心,点了一桌子菜,开了啤酒,两人边吃边聊,画面和谐。姑娘嫌热,老三走去开了风扇,叼着烟回到座位,续上支新军,很惬意地猛吸一口,金鱼吐泡泡似的,吹出一嘟噜一嘟噜的烟圈来。突然,姑娘一声“妈吔”,触电似的跳出座椅,双手乱拍前胸。老三一看,明白是他续烟时没续实,烟屁股被风扇刮脱,飞到姑娘胸上。这真丝衣见火就裂,嗤——就烧个大洞,露出一片白肉。姑娘大怒,反手就给老三一掌,口中拉警报似的,呜——的一声长嚎,上来就揪住老三,连哭带闹,亮出九阴白骨爪一顿乱挠,老三脸上瞬间成画家笔下的油画,粉红为主,佐以它色,百花齐放了。姑娘施工毕,这才扯上挎包,以手覆胸夺路而走。剩下老三如一棵圣诞树样僵在一隅,欲哭无泪。

婚事自然告吹。经此一役,老三似乎对吸烟之事起了疑惑。可看看周边,烟民一堆儿一堆儿的,还不是照样娶妻生子!要怪只怪自己不走运,怪女人矫情,更怪这断命的烟蒂头好色,什么地方不好落,落人胸部上,奶奶的,可恶!

问题是他父母不这样想,为了早日抱上孙子,下了最后通牒:要不戒烟,要不分家另过。老三抗议被强势弹压,勉强同意试试。不过附了条件,戒烟期间,每天得炒黄豆一碗,直到戒掉烟瘾。

吃炒黄豆戒烟,是土法之一,嗜烟者一旦开戒,口中要淡出鸟来,惶惶不可终日,炒上碗豆子,香喷喷嚼着,注意力一转移,时日一久,其瘾自灭。这些道理,老三父母也知道。黄豆老三妈倒存了一斗,是明年的种子,炒吃了,还种个啥?便默不吱声。老三爸支走老三,说:“傻婆子,一斗黄豆值几个钱?老三一天三包烟,最便宜的‘大红鹰’也要一角三,一天三毛九,一月十几元,你会不会算账?炒!别说一斗,二斗也炒。”

自此,老三开始戒烟。早起,他妈炒上一碗豆子,香香的装进老三口袋,老三去干活,走一步摸一把炒豆子,老鼠似的“咯咯”嚼吃,不到半天,一碗豆子吃了个滑塌精光。下午又让妈炒一碗,他妈疑惑:“这么快吃完了?”老三说:“我烟瘾大,吃少了瘾虫子压不死。”老三妈一听有理,又炒一碗。

这样过了一礼拜,一斗豆子炒吃了,老三爸又去买回一斗,花了五元。看看老三,烟是不抽了,一天到晚“骨落落骨落落”吃着豆子,人也白胖起来。老三妈好开心,逢人就说儿子戒了烟,还去打听从前说过媒的姑娘,放出风去:老三戒烟成功啦!有缘的可以来相亲啦。

很快过去一个月,老三吃了四斗豆子。老三妈觉得差不多了,准备不炒了。老三一听大急,“我这烟瘾虫子快要饿死了,你就不炒了,是不是想它活过来?”老三妈一听,回头大叫:“老头子,买豆子去。”

两个月过去,老三还要吃。三个月过去,老三继续吃。老三妈骂老三爸:“都是你出的馊主意,这下好了,本来一月十几元,现在二十几元。我不炒了,让他抽去,抽死他。”老三爸抓抓头皮,叹了一口,不吭声。

老三复吸,烟瘾剧增,愈抽愈凶,直抽得发似飞蓬,脸如骷髅,本来尚有肌肉埋伏的屁股,这时也被剿灭,只存一个骨架,套身大了号的中山装,一荡一荡的飘在田畴间,倒有几分仙风道骨。未几,又患了咳嗽,没痰,“啌啌”干咳,咳成只煮熟的大虾,腰弯成个问号,好不容易咳出点儿痰,如一枚铁蚕豆,吐地上骨碌碌滚走。

村里治安前所未有的好。老三喜欢摸两把小麻将,习惯晚睡,只要他散了场,冷风一吹,就开始“敲锣”,夜深人静,只要他途经,“锣”声必至。一时群犬狂吠,鸡飞鹅跳,小偷闻之,亦即遁迹而去。

这样过了数年,老三瘦得脱了人形,眼窝深陷,黑洞洞如两口枯井,似乎有森森冷气冒出。唯一不变的是吸烟,躺在南墙向阳处,一支接一支吸。老三妈急了,送他进了医院,肺部拍了片,老三爸提着片去找医生,医生看了,手摸着下巴,不说话,敲了敲片子让老三爸看:胶片上的肺如一床烂棉絮,乌黑黑千疮百孔。

老三过世七天,他妈来给他做七,几碟子祭品,两床红纸包裹的“金条”,点火焚烧,火旺时掏出几包烟,拆散了一支一支丢进去,边烧烟边嘟囔,“老三啊,那边有烟么?没有妈给你烧点儿,你抽多点,抽完了就托梦给妈,妈给你送。”老头一听不乐意了,骂:“你个傻婆娘,他就是吸烟死的,还抽?是不是想他死快点?”老三妈泪珠儿一串串滚出来,哭着说:“老三啊,不是妈狠心,妈是想你早死了,好早点投胎做人去。”

老三爸一听,仰了头看天。

天空很蓝。

药物是怎么去治癫痫的
女性癫痫病主要有哪些危害
癫痫病治疗去哪家医院

友情链接:

创钜痛深网 | 神经源性损害 | 电线电缆 | 鬼谷子绝学 | 无锡回收手机 | 怎样缓解感冒症状 | 文景公园